擔憂著北川老師愛作白日夢少女的大筆一揮,下一步將要走進無可免俗的圈套裡頭。
還是不可避免的矚目著她會拋出什麼球,因為我還是會義無反顧準備伸手去接吧 


結果她給我的不是一個磅礡壯烈的交響曲或平實恬淡的午後陽光,
只是一個潮水退去被洗刷過的斑駁沙灘, 
曾經愛過的那些美好與爭吵, 被時間與海潮沖刷的剩下邊邊角角,
被留在岸上的不一定是美好回憶或傷心插曲,就只是曾經發生過那些一點一滴貝殼或沙礫, 
讓人不禁望出神了想要伸手一掬以為就要鮮血淋漓, 
想著怎麼隱隱作痛再攤開手掌心,只是舊傷口的錯覺而已。  


不好意思感覺好像咬文嚼字,囧  

但第九集,若要一言以蔽之,在我心中大概就是這種意象。  
不但沒有落入窠臼,還賞了一直在嫌這部戲格局小的我好大一個巴掌,  
愛情可以很大很廣,但兩人之間的回憶本來就是小格局的東西,你點煙的手指或妳哭泣的側臉, 
只有站在彼此面前的那個人是王子或公主,只有為了對方旋轉的世界才是小宇宙。 


在港灣中航行的船上,王子才知道自己沒辦法保護公主,在現實裡面他的肩膀沒有力量, 
公主也不是只須享榮華富貴還可以順便帶王子雞犬升天,反而苦於自己的身份帶給王子那麼多負累, 


世界本來就不如童話般美好,


公主只能氣急敗壞的要王子也拋棄些什麼來證明他對她的愛,
王子只得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,甚至面對著公主無情地砸碎她的夢, 
「你真是成熟的大人」寒心的笑著的公主;「辦不到」沒有表情的王子。 
那爭吵看的人很揪心, 一直以來弘人與菜緒的顛簸與不成熟,回頭看起來都是那麼的令人歎惋。 
曾經他們是那樣被別人傷害之後卻又要彼此傷害, 曾經他們也是那麼義無反顧然後又向現實低頭。


一樣是航行的船載著身份差距的倆個人, 
鐵達尼號的兩人互許誓言,卻注定不能在一起也許比較淒美, 
但我們不像他們一樣。只能在橫濱渡輪上困在彼此的眼淚裡面,然後劃下句點。 
不過為了讓自己知道妳過的還好,以後三年的聖誕夜,可以像以前一樣揮著水母嗎? 


「僕達は、長い長い残りの人生の、その中の、15分間だけ、手をつなぐ。
 こうして、僕の二十歳の恋は、終わったんだ。

   今も鮮やかに、蘇る、恋。
   あの船の上で、本当は、僕はこう言えば良かったんだ。
 時間をかけて、整えようよ,お互いの立場を。
 菜緒だって、大学を卒業して、僕だって、工場を軌道に乗せて、
 そしたら、僕達を取り巻く状況も、変わってくるかもしれないだろ?」


   だけど・・・あの時、あの船の上で、あの強い瞳の前で,僕は黙った。
 君の瞳が、僕に時間の猶予なんて許さなかった。
 もうここで答えてもらわないと、この気持は死んじゃう、という勢いだった。」



「 我們在漫漫長路的人生中,就這十五分鐘,牽著對方的手,
     就這樣,屬於我二十歲的戀情,結束了。

     讓時間重新整理我們彼此的立場吧。要是當時有對妳這樣說就好了, 
     等到菜緒大學畢業,我也讓工廠的營運上軌道,
     這樣一來,我們現在所深陷的困境,也會因此改變吧? 
     然而,當時,在那艘船上,面對著妳堅定的眼眸,我一語不發。
     你的眼神,沒有給我任何猶豫的餘地。
      彷彿是現在不馬上得到答案,這份感情就要死去,那樣的態勢。」

幾乎可以想像,如此分開後的我們是怎麼繼續踩著人生的齒輪向前走。
這麼鮮銳.....畢竟是為了讓齒輪向前走才分開的嘛。

亞裕太跟弘人大打出手這段也看的人很悵然,與其說是真的為了菜緒吵架, 
還不如說是亞裕太無法原諒那個輕易就放棄的弘人;
而弘人自己好不容易才狠下心的決定,又怎容得親友再一次的質疑??

「當時的那次爭吵也是很好的回憶」弘人如此的旁白,配著三人躺在草坪上消失的剪影,
水窪裡頭的釣魚杆,很喜歡這種事過境遷,我們都已經長大的滄桑感。
(亞裕太飛踢弘人也很像他會作的事情XD,問題是弘人怎麼也真的被踢飛XD)


再來就是超恐怖要逼哭我的這段台詞。

「オレンジの、あのオレンジのイガイガは、クリスマスイブに二年ほど光った。
 俺ももちろん、懐中電灯を振った。横浜中を照らす勢いで。
 3年目。オレンジは光らなかった。
 僕は、光を見つけることが出来なかった,真っ暗だった。
 僕の心も、真っ暗になった。僕は、彼女が死んだと思えず、
 僕を忘れたんだって、思った。
 なぜか、何の迷いもなく、そう確信した。
 死んだのは・・・彼女ではなく、彼女の心の中の・・・僕だ。」

   君を連れて逃げる・・・なんてことも出来たのかもしれない。
 でも・・・できなかった。
 所詮、二十歳だった。
 僕達は、優しすぎて、幼すぎて、どうしようもなく、二十歳だった。」

 
「橘色的,那個橘色的水母,在之後兩年的聖誕夜,都朝著我發光,
    我當然也揮了手電筒,用照亮整個橫濱的態勢。
    第三年,小橘沒有再發光了。
    我也找不到光芒,一片黑暗,我的心,也變得一片黑暗,
   不覺得她死了,只覺得她是忘了我,不知為何,一點也不懷疑的這樣相信著。
   死去的,不是她,而是她心中的.....我。 
   
    那時也許能帶著你逃走的,但還是無法,畢竟,我們只有二十歲。
    當時的我們,正處於太過於優柔寡斷,太過於青澀,無能為力的,二十歲。」 

  「こうして僕の、二十歳の頃の恋は終わっていった。
    それにしても、あの頃・・・
    ねえ、僕は、君をちゃんと愛せてたかな?」


     就這樣我們二十歲的戀情就結束了,
     即便如此,那時的我...
     吶,我,有沒有好好的愛過妳?」


平鋪直敘的台詞,任何一個看著電視的人可能都會有過的戀愛。
忘記本身不是什麼傷人的字眼,時間本來就會沖淡一切,情人們彼此都了然於心, 
只是當弘人望向那遠方的窗台卻已經找不到光亮的時候,比忘記更刺痛的,
是自己心知肚明 死去的不是身體不好的她,而是她心中的自己。 


抽著煙的黑髮弘人襯托時間流轉,穿著正式服裝的弘人跟亞裕太, 
參加甲的結婚典禮,新娘終究不是裕子,也不會是。 
我曾經說過討厭「童話理論」中,男人最後想守護的最愛總是在回憶裡, 
但甲換下白西裝看到裕子還是有點不知所措的那個模樣, 
不是理直氣壯的把舊情人跟妻子拿來比較,而是迫於現實的無奈心情,讓人跟著揪心。 


弘人在要去買香菸之前又把自己的飲料倒到甲的杯子裡面了,跟三年前一樣。
很喜歡這種隨著年紀越來越大,一邊迷惘一邊追悔的陳述方式。 
嘆息扼腕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,沈甸甸的累積在心頭,就是這些讓我們變成大人吧? 


然後是重要的久未重逢!!! (敲邊鼓) 
K君堅毅又哀怨表情算是他演技的十八番吧,配上那很挑的眉毛,
隨口亂扯一些亞裕太他們也在那邊不經意的鬼話,低頭看見菜緒的戒指, 
面對著舊情人的菜緒,也沒來由的只想把戒指藏住,兩人間親密也疏離的空氣....... 
弘人在僵持中輸掉了於是落荒而逃:「俺は今、世界一カッコ悪いぞ・・・」 
這種逞能的發言 跟之後借酒澆愁 也真是可愛到炸了!(不知道隔了多少集的再次炸裂XD) 

「正体なく飲んで、頭が痛くて、吐いた。
 神様。いくつになったら、人は大人になれるんだ。教えてくれ。
 いくつになったら、俺は、何かに傷ついたり、凹んだり、
 あがいたりしなくなるんだ。」
(埋頭猛喝之後,頭痛欲裂的吐了。
    神阿,到底要到幾歲才能變成大人,請告訴我。
    到底要到幾歲,才能不再受傷、沮喪,莽莽撞撞。)

我對於他們每個人外型上的改變都很滿意,
弘人的頭髮短了,還染黑了,菜緒是一貫的溫柔波浪捲,但頭髮長了。
每個人都有不得不改變,不願意讓步的喜好或堅持。 

倆個女生後來一起見面那段也讓人覺得很熟悉, 
對於弘人的家人,以前的菜緒如數家珍,現在的菜緒,一樣關心。

那個菜緒的優質男友齊藤,一直跟他用敬語我看的很不舒服XD(個人觀感) 
還說他只會這樣講話,真是賊人XDDDD 菜緒也是一樣溫暖的吐嘈他,看了就焦躁 XD
菜緒媽媽試衣服也太可愛了吧!很有少女心,難怪菜緒也永遠像小女生那樣可愛~! 
後來翻出前男友之禁忌的抽屜(XD)到陽台上揮舞橘色水母,看見燈光馬上衝去弘人家工廠那段,
跌倒了馬上又站起來,好像突然覺得覺得菜緒長大了?不再是當初柔弱又任性,跌入泳池那個女生了。 

吼第九集大回馬槍我喜歡這種記憶中的美好!!!怎麼只剩一集煩耶~ 
預告最後一句爆炸可愛的「三年目振らなかったのはそっちだっつーの」(大心) 
明明第三年沒揮(小橘)的就是妳!弘人不爽的碎念控訴XD 
看來一定有什麼誤會,希望可以好好收尾拜託了北川大神。 


--
吼~打超久,我長舌死了想把自己手砍斷..........
等等要來看第十集,真緊張。 


創作者介紹

♪Wota's Life Everyday♪

Chi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ilchkaffee
  • 你快把工作辭了然後去豬豬樂園orTVBT上班<br />
    求求你!XDDD
  • bleueye
  • 附議!(最好連你愛人一起拖走)<br />
    唉我感動到不知道要說什麼了...
  • chily
  • 我也覺得第九集很讓人感動,正是我喜歡的這一味!<br />
    然後說到去豬豬上班XD 雖然我知道你們只是嘴炮,<br />
    但我認真的覺得沒錢這件事情很嚴重 XD<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