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說我嘴巴那麼賤,
還在這個賤的小園地上面說自己真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,
會不會很不要臉???

但我還是想說,我發現對朋友輕易地搏感情這件事情,
隨著年紀增長,好像讓人越來越無力了。

總是仗勢著自己可以憑著別人三言兩語,判斷他身上跟自己是不是有同樣的味道,

說穿了根本是盲目,即便是相處之間有一些疙瘩,也毫不在意,
直到某天說出口,言葉にしてから、やっと気付いた。
自分はどれほど傷づいたっていうことに。

但我還是想要努力去相信自己身邊的人、特別是我喜歡的人,
每個人都是いいヤツ。這樣真的錯了嗎?

事實好像一而再再而三的證明我錯了。
而人際關係真的很困難,就算我今天咀嚼著:

「阿~以前跟某人一起上過課,那時好開心阿,那我們交情應該也不錯吧」
「阿~我覺得某人講話真的跟我思維好像,
         可以聽她說話真的很開心,希望她也這樣覺得」

「阿~想起曾經笑鬧過的時光,真的覺得很可貴」



那都只是我的一廂情願,我永遠沒有辦法得知那個人的心思,
搞不好我在他心中根本不是在朋友這個格子裡頭也說不定。
搞不好被討厭的半死也不一定。


可是我真的很沒辦法,
真的很沒辦法知道自己被某個自己以為是朋友的人當作空氣、
或者是被還蠻認同的人陰で討厭著,還可以若無其事。
就算心裡有了底,也會用著白痴的藉口來說服自己:事情不是這樣。


就像之前XX心的事情,其實這件事情我真的難過非常的久。
最生氣難過的到也不是吵架或絕交的本質,
而是我原先認同的那個形象,就這樣來一來一往之間被摧毀,
日後不管加了什麼在上面,也許不痛但就真的是一個疙瘩在那。
這是我自己一手造成,目前短暫的人生中,很大的一個失敗,

所以之前賒在某次專題課上不經意的說
:「不只不喜歡你,他應該是恨你入骨吧」

我聽完差點就哭了,明明心裡有數,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爆炸。


話說回來,我的個性就是不喜歡為了架空的事情去傷害友情,
對我來說relationship,會是擺在最優先的位子。
拿最簡單的傑尼斯來說,
如果親友間要針對一個遠在日本不認識的男人來找我吵架,
那賣了龜其實我也不是很在意。這跟愛不愛也沒什麼關係。
就像我聽到壘王每天一直大吼赤西仁醜死了,還是可以笑得很開心。


唉,但信念這種事情其實也是很難說,虛虛實實也會因為信念而可貴。
採到地雷要別人不爆炸也是很困難。
認同感這種東西可以在一瞬間建立也可以在一瞬間被摧毀,
那到最後到底應該相信什麼。


我連回去翻自己的網誌都覺得那不是我自己寫的東西。
很想銷毀,但不認自己來時路這種事情好像又過於幼稚,
只是人真的會成長。


講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,只是邊打邊哭,
好不容易考完試卻在這邊鑽牛角尖。真是可以去死了。

--
到頭來才發現暢所欲言,
對我來說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。

創作者介紹

♪Wota's Life Everyday♪

Chi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chily
  • 超感動的 謝謝!真的 > <